欢迎访问哈尔滨商业大学 MBA、MPA教育中心  网站地图
新闻中心
招生快讯
综合新闻
通知公告
商大视野
商大视野 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商大视野 
(MBA MPA)未来全球或“被中国化”
【字体: 】 | 来源:本站原创 | 发布人:admin | 发布时间:2014-05-17 | 浏览次数:3509 
       “中国崛起在开放方面给全球树立了一个典范,中国对经济的开放被低估。中国对外国企业的依赖在工业方面全球最高;中国是吸引FDI的世界第二大国家;全世界各种形式的管理模式都在中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。”2014年5月12日,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在“儒商论域2014—儒商典范与财富”论坛上表示,“过去30年,中国被全球化,未来30年,世界格局改变的可能之一是全球被中国化。”
  项兵认为,全球的发展模式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一方面,欧洲福利国家主权债务难以为继。另一方面,在新自由主义实践方面走在前列的中国和美国,面临着收入和财富不均的挑战,基尼系数全球最高。这些挑战使得经济制度需要做比较大的调整,中国和美国可能更多地重视社会福利,而欧洲福利负担比较严重的国家,可能有更多的新自由主义政策。
  此外,中国崛起在开放方面给全球树立了一个典范,中国对经济的开放被低估。中国对外国企业的依赖在工业方面全球最高,美国、日本是30%左右,中国达到了47%。日韩两国的出口基本来自本国企业。只有中国在2012年50%以上的出口都是外资企业提供的,这是全世界唯一的。
  中国是吸引FDI(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,外商直接投资)的世界第二大国家,最早到中国投资的是日本,达到了4000多亿美元。能够接受这么多钱,也是开放的一个标志。我们到中国超市,到沃尔玛、家乐福,里面有来自全世界的外国品牌,中国的品牌比较少。
  另外,全世界各种形式的管理模式都在中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,这也是全世界唯一的。所以中国的开放一直被低估。
  项兵还表示,民主制度是人类文明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但还存在不足之处,包括:主权债务;领导力匮乏;缺乏基层工作经验;政策短视。“民主运动有很多优势,但和我们的政治制度比,它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。将来全球的发展模式和制度更走向多元,美国说‘YES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中国可以通过‘和而不同’的理念来参与全球治理。”
  项兵说,过去30年,中国被全球化,未来30年,世界格局改变的可能之一是全球“被中国化”。“我希望中国的崛起能给全球带来更多的多元的因素、积极的元素。”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  中国崛起的全球影响
  项兵:很多外国朋友问中国崛起到底代表什么,除了经济全球第二,中国的崛起代表什么?我给各位做一个分享,错误的地方请大家原谅。
  首先我看了一下全球的发展模式,从撒切尔夫人开始,她也是哈耶克的学生。她在1979年主政,启动了新自由主义、国有企业私营化、放松管制、推动全球贸易减税。1981年里根总统基本拷贝了撒切尔夫人的主政理念。过去三十几年,从1979年到现在,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经济最繁荣的时代,创造财富也是最多的时代,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但到2008年时,这个模式碰到了新的问题。相对来讲,福利比较好的国家,如北欧、法国、德国等绝大部分民主国家,国债主权债务到了难以为继的状态,美国国债到了105%,日本到了247%。这些福利制度使很多发达的国家主权债务难以为继。这是一个大挑战。
  第二个大挑战以中国和美国为代表,即在新自由主义实践方面走在比较靠前的,这个挑战就是收入和财富的不均,全球的基尼系数中国和美国是最高的。所以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最大的挑战是收入和财富不均。从这点来讲,我认为全球的发展模式,从经济制度来讲可能需要做一个比较大的调整,未来中国和美国可能会更多地重视社会福利,而有些欧洲的福利负担比较严重的国家,可能有更多的新自由主义政策。中国和美国是一个极端,北欧国家是另一个极端,未来的发展应当是两者共同往中间漂移。
  我觉得中国崛起带来的影响是在开放方面给全球树立了一个典范,中国对经济的开放被低估的,在很多方面走在全球前列。中国对外国企业的依赖,在工业方面是全球最高的,美国、日本是30%左右,中国达到了47%。大家认为中国的模式是出口拉动,这没错,但日本和韩国出口,日本的出口基本来自日本企业,韩国的出口来自韩国企业。只有中国,在2012年,50%以上的出口都是外资企业提供的,这是全世界唯一的,这点非常独特。
  中国是吸引FDI(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,外商直接投资)的世界第二大国家,最早到中国投资的是日本,达到了4000多亿美元。能够接受这么多钱,也是开放的一个标志。我们到中国超市,到沃尔玛、家乐福,里面有来自全世界的外国品牌,中国的品牌比较少。但在韩国的超市几乎看不到外国品牌,日本的超市外国品牌也不多。
  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都是每一个国家自己的模式占主导,美国是美国模式,英国是英国模式,日本是日本模式,只有在中国没有一个模式占主导。丰田做得非常成功,三星2011年在中国的出口达300亿美元,全世界各种形式的管理模式都在中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,这是全世界唯一的。所以中国的开放一直被低估,我看了数据以后感到震撼。比如家乐福、肯德基的销售额在中国占全球销售额的50%。美国高通全球销售额50%左右来自中国。美国公司思科在中国互联网基础设施占了70%份额。中国华为卖到美国一块钱都是国家安全问题,而我们70%的互联网基础市场是美国思科公司控制的。所以在拥抱全球化、应对全球化方面,中国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,值得很多国家学习。
 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东亚文明,东亚文明各种各样政治制度的结合都可以产生经济的繁荣,这也是一种文明的开放,这是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的最重要原因。看看日本、韩国、台湾、新加坡、大陆最近的经济繁荣,同样的文明可以产生不同的制度模式、同样可以产生经济繁荣。
  西方民主制度不足之处
  对西方的政治制度来讲,我认为民主制度是人类文明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但我也确实产生了一些顾虑,尤其是2008年以后,有以下几点:
  一、主权债务。
  二、领导力匮乏。在美国最优秀的学生不会说到华盛顿去找工作,这不是他们最优先的选择,所以我们“学而优则仕”的思想在那里不实用。
  三、缺乏基层工作经验。中国的主席、副主席要在基层工作5—10年,才有资格领导中国老百姓,这是中国的基层经验,是中国的一个优势,西方社会不太重视基层工作经验。
  四、政策短视。短期行为都有它的极限,民主运动有很多优势,但和我们政治制度比,它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。
  从这点来讲,我希望将来全球的发展模式和制度更走向多元,我同意张维迎的观点,我不信将来有一个中国模式、一个美国模式,将来必定是一个多元的模式,是相互学习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开放模式。
  中国崛起给世界带来了什么?
  中国的崛起,能给世界带来什么?除了经济发展模式带来的启发以外,还带来了什么?有很多见仁见智的地方。如“天人合一”的理念,在全球可持续发展的语境中,也许对全球的生态关系会有重大改变,因为全球以人为本的理念很深,比如希腊、罗马。但我们现在的实践做得不够,环保很差。
  第二,“和而不同”理念的灌输。我第一次到俄罗斯莫斯科时,看到他们的生活节奏非常缓慢,莫斯科的时间是无穷无尽的,做任何事都很慢,而在我国,时间就是金钱,我们是快字当头。另外他们的商业气氛很少,到今天为止,莫斯科地铁人流量非常之大,广告非常之少。所以商业气氛匮乏,这有可能是俄罗斯有那么多优秀芭蕾舞演员的必要条件。我们高中数学老师可能都忙着去挣钱,很少考虑到这个问题。
  不是我们不聪明,而是生活的方式不一样。所以在全球化的今天,我们需要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模式。只有这样,文明才能进步,不同才华的人才有可能诞生。每个人可以选择不一样的生活方式、不一样的需求。所以全球治理不一样,美国说“YES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所以我觉得中国可以通过“和而不同”的理念来参与全球治理。
  如果按三百年作为一个商业周期、一个朝代周期论,美国还没跑完第一个路程,美国现在收入财富不均局面已经达到空前的高度,钱和权走在一起,老百姓没有希望,只有通过革命的方式来改变。所以即使美国实行三权分立,也在过去十年、二十年,发生了很多问题。本来我对这个体制充满希望,但发现问题如此之大,仍旧让钱和权走在一起。中国上下五千年,一个朝代好还是N个朝代好,是不是朝代越长越好?我没有答案。难道五千年一个朝代就会更好,朝代是否越长就越好?我不敢肯定。所以从中国的周期来看,很多问题需要我们重新考虑。
  未来30年,全球可能“被中国化”
  最近,我演讲提到一个新的理念,我认为整个人类短期性行为已经很严重了,西方的制度和商学院教授的东西结合起来,很可能造成人类毁灭。从西方到东方,从经济到政治,没有任何长线的考虑。所以我认为,在座很多顶级人文学者,你们贡献的机会要比我们大得多,我们整个商业是比较短视的,政治也是非常短视的,从西方到东方看不到任何一百年、两百年的考虑。我邀请杜维明先生给我们长江商学院开人文课程,就是认为这是一个潜在的解决方式。当我们具有更多的历史观、人文观,并以此来考虑经济和政治问题,我们可能会有希望。
  在博鳌论坛时,我说了一句话,过去30年,中国被全球化,未来30年,世界格局改变的可能之一是全球“被中国化”。我希望中国的崛起能给全球带来更多的多元的因素、积极的元素。不是说中国要统治世界,中国和美国的思维不一样,美国希望统治世界,中国不希望。过去五百年西方文明主宰世界,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我认为东亚文明应该承担起我们的责任,对全球重大问题,不仅仅让西方提供方案、我们去配合,这是我们的时代,我们应该有勇气和能力,以我们的智慧来解决全球性的问题,这些问题亟需解决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  面向未来,我觉得中国对全球的影响是深远的,但我希望它是正面、积极、和谐的。我希望能和在座的学者们联手,使中国的崛起在全球范围之内解决人类发展中的重大挑战性问题,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(摘自:财经综合报道)
上一篇:(MPA)新型城镇化:靠市长?靠市场?
下一篇:(MPA)李克强:振兴东北最终要靠改革激发内生动力
[返回]
哈尔滨商业大学MBA、MAP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65075号-1